欠款人大体上分为这么六种人:


第一种:还没等你催就己经主动还款给你,这种人往往生意兴隆,实大体顾大局最后能成大气。 


第二种:说到做到之人,要帐后的短期承诺之内,能迅速还款,且讲信誉实在,这种人做任何生意供货商都愿意帮,因为诚信。


第三种:会拿各种理由推脱之人,这种人把自己脑子里的能用的不能用的所有的理由都用上,然后告诉你,今天等,明天等,后天等,大后天继续等,大大后天………,


然后再告诉你,还是等,等来的结果确是也许给了,没白等,也许没给,你真的白等了,这种人往往要来来回回经常换供货商,信誉度相对较差,生意也很一般般,供货商一般受气后都不愿意再有下一步的合作。


第四种:占便宜之人,运用各种理由及办法不给结款,用旧的无法售后或超出售后服务范围的产品来抵销货款,能占多少便宜就占多少。


最后告诉你,就算抵了一部分货款,余下的货款你还得等,这种人的生意往往一大部分都是失败的,因为人都没做好,生意怎么能好。




第五种:干脆就不给了,要不就不承认,这种人往往都是生意失败之人,以后也是无路可走,在社会上臭名远扬,这样的人只能运用法律武器来对付。


第六种:专门麻烦之人,只要你出口要帐,欠款人就会吐出,别人还没给我了,多会儿给了我,我在给你吧。


实际上,这种人的银行帐户钱也很多,但就是想麻烦你,自己的钱是钱,别人的钱是纸,这种人生意成功失败各占一半,供货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就着合作,但都不太高兴。朋友,做人做事靠自己选择…


欠别人的钱没有关系,欠点货款不要紧,人都有低谷的时候,做生意谁都有个资金周转不灵的时候,但是不要逃避,不要欺骗帮助过和支持过你的伙伴,不要不接电话,不要不回信息,不要微信拉黑。


然而,你以为不接电话就不欠别人了?


错了朋友,你又欠了笔信任,那将是你人生中永远摸不去的污点。以后谁敢跟你合作?谁敢跟你交朋友?掩耳盗铃就是自欺欺人!



我想说,你借钱的时候声泪俱下,还钱的时候无影无踪,或许我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已经把这样的人,拉进了黑名单,交朋友要用心!


若要问你,什么最难?借钱!贵人!肯借钱给你的人,一定是你的贵人。


不仅肯借,而且连个借条都不让你打的人,一定是你贵人中的贵人。


如今,这样的贵人不多,遇到了,必须珍惜一辈子。


在你困难时借钱给你的人,不是因为人家钱多,而是因为在你遇到困难时想拉你一把。


借给你的也不是钱,而是信心,是信任,是激励,是对你能力的认可,是给你的未来投资。


希望朋友们千万不要践踏“诚信”二字,失信乃是人生中最大的破产,失去信任你将输的一无所有。望珍重!!!



失信,将是最大的破产。


一个人最大的破产是信用的破产!哪怕你一无所有,但只要信用还在,就还有翻身的本金。


保护好信用,珍惜别人给你的每一次信任!因为有时候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朋友有时候就像钞票,有真也有假。我们需要的是质量而不是数量。


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信用,因为它比金钱还贵重,无论是话语的承诺,还是金钱的借贷,当信用没了,也就意谓着人格破产!


什么最难?


借钱!


肯借钱给你的人,一定是你的贵人;不仅肯借,而且连个借条都不让你打的人,一定是你贵人中的贵人。



如今,这样的贵人不多,遇到了,必须珍惜一辈子。


在你困难时借钱给你的人,不是因为人家钱多,而是因为在你遇到困难时想拉你一把。


借给你的也不是钱,而是信心,是信任,是激励,是对你能力的认可,是给你的未来投资。


希望朋友们千万不要践踏“诚信”二字,失信乃是人生中最大的破产!望珍重!!!


忠实的朋友是一辈子的财富!!!


同时,请你记住:喜欢主动买单的人,不是因为人傻钱多,而是把友情看的比金钱重要。


合作时愿意让利的人,不是因为笨,而是知道共享。


工作时愿意主动多干的人,不是因为傻,而是懂得责任。


吵架后先道歉的人,不是因为错,而是懂得珍惜。


   

       喜欢他那么久 曹护卫的话音一落,还没等那位须发皆白的公孙先生说话,公孙先生身旁的一位面目阴鸷、穿着一袭黑色道袍的中年男子便阴恻恻的出言道:“嘿嘿,曹惊雷,你莫非是糊涂了不是?区区一个地仙初期的小子,看上去还是乳臭未干,你却是冒冒然带进我等秘所,还说什么可堪大用,莫非想要糊弄公孙先生不成?”    风小天闻听此人出言对自己藐视异常,心中不免有几分恚怒,看其修为,也不过是灵仙初期而已,只是自己身在此处,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却是不宜发言,只是冷冷地盯着 公孙无妄心中那个气啊,自己堂堂逆生盟的盟主,天仙后期的高手,如此屈尊纡贵结交一个小小的地仙后期,甚至不惜用自己久悬的逆生盟副盟主之位来当表示自己的诚意,可是这个小子竟然如此不识相,竟然无视自己的多次示好,连这逆生盟的副盟主也不肯接受,实在是太气人了,若非这小子刚刚有功于逆生盟,公孙无妄都有心拂袖而去了!   好在公孙无妄城府够深,勉强地笑了笑,举起酒杯,按捺着心中的不快说道:“那好,人各有志,风小友不愿加入我逆生盟,那是我逆生盟没有福气,老夫自然也不能勉强,请干了这杯!”    说完,公孙无妄一扬脖子,将酒杯中的就一饮而尽,“啪”地一声扣在面前的桌子上,心中的那丝不快却是最终没有压制住,尽显于脸色之上。   风小天如何看不出来公孙无妄心中不快,觉得再留在此地也没甚趣味,便站起身来,对着公孙无妄说道:“公孙先生,在下已然叨扰日久,这个月的上缴仙石的任务却是还差得很远,这便请辞!”    公孙无妄点了点头,说道:“嗯,风小友去意心切,老夫也就不留你了,至于你这个月的任务却是不用愁,你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我逆生盟怎么能没有表示呢?”    公孙无妄说完,一击掌,进来两个面目俊秀的童子,身上一股乙木之气,显然也是草木精灵所化,这两名童子手中个托一个玉盘,每个玉盘上却是都堆放着洁白的仙石!   公孙无妄指着玉盘中的仙石说道:“这里一共是一百二十块下品仙石,足够风小友一年不用辛劳了,便作为老夫和逆生盟的一点心意吧,还请笑纳!”    风小天正要推辞,一旁的曹惊雷却是发话了:“风兄弟,逆生盟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这点仙石还是不缺的,风兄弟你就收下吧!”    风小天想了想也是,自己来此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挣点儿仙石也是应该的,便大大方方地收下了,只是自己的储物戒指已然被王都监收走了,释迦塔又不能暴露,风小天只好便一并将那两个玉盘从二位童子手中接了过来,就那么端着对公孙无妄说道:“长者赐,不敢辞,既然公孙先生有次美意,那在下就生受了,谢过公孙先生赐下仙石!”    公孙无妄见状,微微一笑说道:“呵呵,风小友无须客气,这些仙石就这么拿着也是在是惹眼,老夫知道你们的储物法宝都被都监们搜走了,也罢,老夫便好人做到底,这个储物袋子便也送了你吧!”    公孙无妄说着,手一挥,一只灰色的储物袋缓缓地飞至风小天的身前。   风小天也不客气,一把抓过储物袋,将一百二十颗仙石一股脑儿地储物袋中,便是那两个玉盘都没有落下,全装了进去,然后将储物袋顺手放入了怀里!   公孙无妄见状心里冷冷笑了一声,暗自忖道:“哼哼!先让你高兴一会儿,这些仙石也不过是拿出来做做样子而已,迟早还是老夫我的!”    “多谢公孙先生,时间不早了,在下这边告辞!”收拾停当后,风小天却是一刻也不想多呆,朝着公孙无妄一拱手,便要告辞离开!   “公孙先生,请允许属下送送风兄弟,不然的话,他一个挖矿奴隶的身份,行走在外面很是危险的!”曹惊雷赶紧上前朝着公孙先生请示道。   “哎呀,对了,小曹,老夫一会儿有事情问你,你先稍等一下,随老夫到殿后一行,然后也便留在你那个西瓜都监的身边暂时不用回来了,省得来回跑,就让风小友先等上一等,反正也不急在一时!”公孙先生佯装想起什么事,便吩咐曹惊雷道。   曹惊雷不虞有他,便抱歉地朝着风小天一笑,然后便站到了公孙无妄的身边,而公孙无妄也带着歉意地对风小天说道:“风小友,你暂且由小李子带领着,到一旁的偏殿休息一番,我问完小曹事情之后,马上便让小曹带你出去!”    接着,公孙无妄又吩咐李曦果道:“小李子,你要代替老夫好好招呼风小友,切不可怠慢了他,若风小友有什么不满,老夫惟你是问!”    李曦果如何不知公孙无妄的意思,表面上一本正经地说道:“属下谨遵公孙先生之命,请公孙先生放心,属下一定会好好招待风小友的!”    李曦果刚一说完,耳边便传来了一丝细微的声音:“小李子,将这个小子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干掉,毁尸灭迹,莫让小曹事后抓住把柄,另外那些仙石,你留下二十块作为做这件事情的奖励!”正是公孙无妄的传音!   李曦果心中一喜,抬起头,正迎着公孙无妄意味深长的眼神,便会意地笑了笑,然后朝着风小天笑容满脸地说道:“风小友,请随我来!”    曹惊雷虽然感觉风小天让李曦果领走有些不妥,可是也不以为这李曦果胆敢下手加害风小天,也高声说道:“风兄弟,你先等我片刻,我和公孙先生去去就来!”    风小天朝着曹惊雷微微一颔首,便在李曦果的带领下朝着偏殿行去,而曹惊雷则是跟随着公孙先生去了殿后,余下众人也是一哄而散,各自回到住处修炼去了!   而风小天则是在李曦果的带领下,走了很久一盏茶的工夫,绕绕弯弯地穿过无数的房屋,还是没有到达目的地,不禁有些不解地问道:“李兄,这偏殿未免有些太偏了吧,为何这么许久都没有到呢?”    李曦果心里暗暗一笑,想道,正是要引你至偏僻之处才好下手啊,嘴里却是笑着说道:“嘿嘿,风小友稍安勿躁,偏殿嘛,自然是偏了点,前面不远就到了,风小友便随我到那边,等曹惊雷过来!”    风小天闻听这李曦果的笑声有几分得意之意,嘴上虽然没有说话,心里却丝毫暗暗警惕,这个李曦果一直和自己作对,此番引自己到如此偏僻之地,难免不会有什么坏心思,自己还是小心些为妙啊!对方,心里暗自计较。   而曹护卫,也就是那黑色道袍男子口中的曹惊雷却是气愤不平地说道:“李曦果,你休要满嘴喷粪,这位风小友是曹某好不容易才请来的贵客,若是你惹恼了他,影响了咱们的大计,可是吃罪不起!”    那李曦果闻言却是仰天哈哈大笑起来,口中轻蔑地说道:“哈哈,就这小子还是贵客?曹惊雷,你脑子还真是坏了,把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请来当什么贵客,以我看,还是速速将其除去,免得走漏了消息,你我都跟着遭殃!”    这李曦果说着,手里突地现出一柄折扇,身形微动,就要动手斩杀风小天,他倒不是真的对风小天有什么成见,只是他一向和曹惊雷不太对头,所以一见风小天是曹惊雷带回的人,自然心里便有几分不爽,很自然地排斥起了风小天,也没兴趣了解风小天是何等样人,便要出手将其打杀,在众人面前折了曹惊雷的面子便可!   这位公孙先生实力固然高超,眼力自然也是不差,他发现这李曦果和曹惊雷为了他要大打出手,可是他自己作为这个事件的起因,却是镇静异常,神色没有半点波动,且不说修为如何,单单是这份镇定,已然说明这位风小天的不凡之处了!又行了一盏茶的工夫,李曦果才领着风小天来到一处废弃的大殿里面,风小天放眼望去,却见这处房子中蛛网密布,灰尘满地,心中不由惊奇,出言问道:“呃?这便是你逆生盟招待客人的地方吗?怎么平时没人打扫吗?为何如此破败不堪啊?”    李曦果却是阴阴一笑说道:“哈哈,你这小子还真是笨啊!你也不看看,这是何等破落地方!我逆生盟怎会在这里招待客人?”    风小天心中一动,心知这李曦果的真面目怕是要露出来了,表面上却是假装大惊失色地问道:“啊?这里不是招待客人的地方,你为何要带我来到这里呢?”    李曦果仰天大笑道:“哈哈,臭小子,你算什么客人?大爷我带你来此自然是,哼哼,要取你的小命!”说到后面,李曦果目露凶光,声色俱厉!   风小天心中冷笑一声,表面上却是惊惶失色地斥责道:“啊?你不能伤害我,公孙先生有令,让你好生招待于我,若你胆敢对我不利的话,公孙先生定然不会饶你!”    李曦果一闻此言,却是更加得意地笑了起来,口中说道:“哼哼,你这小子,竟然如此糊涂,你以为本大爷要你的小命,是本大爷自己的意思吗?若没有公孙先生的命令,我若伤了你,曹惊雷那个夯货岂能和我干休?实话告诉你吧,将你灭杀,正是公孙先生的意思!”    风小天闻言心里一个“咯噔”,明白果然是公孙无妄这个老狐狸不放过自己,口中却是厉声呼道:“不可能,公孙先生不会这样做的,我刚刚帮了逆生盟的大忙,公孙先生还送我仙石感谢于我,岂能一转身便翻脸不认人,还派你加害于我?定然是你自己贪图我怀里的仙石,意欲谋害于我!”    “哼!可笑,那些仙石本大爷是很需要,不过却不是本大爷要斩杀你的主要理由,实话和你说吧,公孙先生之所以要杀你,便是因为不不肯加入本盟,而你又知道了本盟的存在以及一些秘密,一旦你泄露了了此地的秘密,逆生盟便会马上面临灭顶之灾,你想想,公孙先生如何肯放你出去?这只能怪你不识相,放着逆生盟的副盟主不做,偏偏要回去做个挖矿的奴隶,这下可好,在修真界千辛万苦飞升至仙界,如今却是要将小命送掉了!”李曦果料定风小天如今已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逃了,所以便告诉了风小天实情!   风小天闻言,心中却是暗暗气恼:“幸亏自己早就看出了这个公孙无妄的心性,没有答应加入逆生盟,便凭着公孙无妄这般人,哪里能领着逆生盟众人脱离王家的掌控,不过也幸好,这个公孙无妄要树立自己厚道的形象,没有在众人面前和自己撕破脸动手,只是派了这李曦果暗中加害自己,却是给了自己机会!”    想到这里,风小天一拂袖子,在地上扫除一块净地,施施然地坐了下来,好整以暇地看着李曦果,一扫刚才的惊惧之色,而是微微笑道:“姓李的,你便如此肯定凭借你的实力,可以取了你家小爷我的性命吗?”    李曦果本来以为这个风小天听到这里,一定会是惊慌失措,要不是夺路而逃,甚至会是跪倒在地,痛哭流涕的向自己求饶,却是没有想到竟然是这幅老神自在的样子,一个地仙初期境界的仙人,竟然好像根本没将自己这个灵仙初期放在眼里。   李曦果先是一惊,继而发怒道:“哼,你这小子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如此托大,你飞升仙界尚不足半年,一个小小的地仙初期而已,竟然敢在本大爷的面前如此装模作样,要知道,本大爷已然是灵仙初期的仙人了,比你小子高了整整一个大境界!”    只可惜李曦果的这番恐吓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风小天却是从怀中顺手掏出两枝茶树,往一旁一丢,顿时化为两名俊秀的童子。   “峨蕊,碧螺,给我准备一盏热茶!”风小天淡淡地吩咐道。   峨蕊和碧螺两位童子乖巧地应了一声,手中白光连连闪出,很快便将一盏香喷喷的热茶,由峨蕊奉至了风小天的身前,风小天根本就不准备搭理李曦果,自顾自地端起茶杯轻轻地啜了一口,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李曦果心里那个气啊,这叫什么事呢,自己堂堂一个灵仙初期的仙人站在一旁呆瓜似的看着,而一个蝼蚁一般的地仙初期仙人却是优哉游哉地喝着香茶。   “好啊,那曹惊雷果然和你关系不错啊,本大爷讨要了多次的茶树童子他都不答应,却是将两株都送了你,不过如此也好,这两个茶树童子正好就此归了本大爷!”李曦果狞笑着,手一伸,手臂突然加长,手掌变得如蒲扇一样大小,五指成爪形,朝着峨蕊抓了过去!   峨蕊一声惊呼,吓得朝着风小天的身后躲去,风小天却是淡淡一笑,说道:“峨蕊莫慌,有主人在此,无人能伤了你和碧螺!”    风小天说着,突然解开了锁山环隐匿气息的功能,浑身气势倏地大涨,手一伸,一掌迎向了李曦果的巨爪!   只听“嗵”地一声巨响,掌爪相击,风小天已然是灵仙中期,那李曦果只不过是灵仙初期,而且又是随意一击,根本没想到风小天能反抗,自然是讨不了好去,被风小天一掌击得飞了起来,重重地落在尘埃之中。   而风小天大袖一挥,身前便似是凭空多了一道无形的墙壁,被李曦果激起的漫天尘埃只在李曦果那半边飞舞,半点也到不了风小天这边。   刚才还惊慌失措的峨蕊见状,顿时胆大起来,从风小天的身后走出来,指着那狼狈躺在地上尘埃中的李曦果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   李曦果头发全部散开,嘴角渗出一丝血迹,脸色苍白,浑身沾满了灰尘,可是他此时却是全然不顾这些,颤颤巍巍地指着风小天,满脸是惊骇的神色,结结巴巴地说道:“风……风小天,你……究竟是……是谁?莫不是王……王家的高……高手!”    此刻的李曦果被风小天一击之下,已然是受了不轻的伤,体内仙灵之气紊乱,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得他认为风小天可能是王家派了对付逆生盟的高手,因为他凭借自己灵仙初期的修为,却是看不出风小天究竟是哪个境界,总之比自己高就是,这绝对不是一个飞升仙界之后,只是做了三个月的挖矿奴隶所能办到的,估计那个傻乎乎的曹惊雷也被骗了!   风小天端起茶杯,轻轻地啜了一口,才淡淡地说道:“呵呵,我是谁,此刻对你来说已然不重要了,你只是需要知道的是,你命不久矣,小爷我会取了你的性命!”    李曦果闻言大惊,他情知自己刚才的无礼,已然很难让风小天饶过自己,一听风小天如此说,哪里还能生出战意,也不敢求饶,运起仙灵之气强行压住伤势,双手在地上一按,身子便如同箭一般朝着门口射去,他要逃遁,他也相信,只要逃出这座废弃的大殿,展开身法,逃到公孙先生的身边,是会有希望活命的,毕竟公孙先生的实力要比这个姓风的小子要强上不少吧!   李曦果一边逃跑一边斜眼瞥向那风小天,却见那风小天只是自顾自地喝茶,并不阻拦自己,心中大喜,以为逃生有望,兴奋之下,逃遁的速度又增加了几分。   哪知,李曦果身形堪堪到了殿门口眼看就要逃出大殿的时候,风小天的身上突然发出一道白光,后发先至,射到了殿门之前,一匹长着独角的白马倏地出现在了大殿门口,那独角发出一道雷光,朝着李曦果激射而去。   李曦果哪里料到有此异变,想要躲避已然不及,当胸之上被雷光击中,身形又被重重地撞了回来,再次跌落尘埃之中,胸前的衣服已然被烧焦,露出了被雷光击得焦黑的皮肤!   殿门口出现的正是龙马风小龙,塔灵风小灵早就将风小天的吩咐传给了风小龙等在释迦塔潜修的几位,故风小龙一出现便是绝招,虽然他和那李曦果的实力相若,但是胜在突袭,可怜李曦果根本就没有防备,生生地受了风小龙一击,再次受伤。   这李曦果见势不妙,却也是强悍得很,他已经感应到这匹可以发出雷电的奇怪马匹实力和自己不相上下,还是不要缠斗的好,所以右脚一蹬地,身子再次暴起,却是朝着屋顶窜了出去,双掌一式“举火烧天”,朝着屋顶击去,想要击破屋顶逃遁!   哪知,风小天身上又是白光一闪,一道白光直射空中,一头长着翅膀的老虎扑扇着翅膀发出无数道风刃,将李曦果发出的掌风击得溃散于无形,多出的几道风刃则是朝着刚刚飞起的李曦果身上带着呼呼的啸声割了上去!   “公孙先生,这可是有些不妥啊!这个小子实力低微,来路尚且不明,怎么可以带入我们洞内啊?还是先查清楚为好啊!”那李曦果闻听公孙先生延请风小天入洞,却是闪身拦在洞口,有些着急地说道,这样一来,不是间接地证明那曹惊雷的眼光好,而自己的眼光却是不怎么样嘛?   公孙先生闻听李曦果此言,却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小李子,此事老夫自有主张,你就不要多言了!”    公孙先生的话语虽然语气平淡,可是听在李曦果的耳中,却是不亚于惊雷,这么长的时间里,李曦果自然知道这位公孙先生的秉性,喜怒不形于色,如此说自己,说明其心中已然是有几分恼怒了,自己若是再纠缠于这个问题,只怕是对自己在组织中的地位不利啊,还是暂且莫要争执的好,反正这个新来的小子实力低微,对付曹惊雷那个莽汉自己有些发憷,对付这个小子,自己却是不愁找不到机会修理修理他。   想到这里,李曦果不再多言,恶狠狠地盯着风小天,闪身退到了一边。   风小天自然将李曦果阴狠的目光收在了眼中,心中暗暗冷笑,若是这李曦果就此识相,不招惹自己则也罢了,若是以为自己可欺,还要招惹自己的话,自己也不介意下狠手将之灭杀!   而公孙先生见李曦果闪开,便转首再次朝着风小天邀请道:“风小友,小李子便是这莽撞脾气,还请风小友见谅,还请风小天入洞,老夫愿与风小天把酒详谈!”    风小天见这公孙先生一副和气生财的样子,再说已然走到了这一步,也不好拒绝,索性大大方方地进去,看看这些人到底要搞什么也好,便朝着公孙先生说道:“既然公孙先生有请,那在下就不客气了!公孙先生同请!”    话音一落,风小天朝着公孙先生先是一拱手,昂首阔步地穿过洞口,朝着洞内施施然地行去。    

   

愿意帮你的人,不是欠你什么,而是把你当真朋友,别人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没什么理所当然。


有多少人忽视了这简单的道理,又有多少人觉得理所当然;更有些人自作聪明,甚至耍无赖嘴脸;这种人,早晚淡出人们的视线!


真诚的人,走着走着就走进了心里;虚伪的人,走着走着就淡出了视线;如果说人与人之间的相遇靠的是缘分,那么人和人的相处,靠的则就是一份真诚和信誉!


——你想做个什么类型的人,值得每个人深思。


最后,送给各位几个字,愿你也这样做人!


我选择厚道,不是因为我笨拙。因为我明白,厚德能载物,助人能快乐。



我选择善良,不是我软弱。因为我明白,善良是本性,做人不能恶,恶必遭报应。



我选择忍让,不是我退缩。因为我明白,忍一忍风平浪静,让一让天高海阔。



我选择宽容,不是我怯懦。因为我明白,宽容是美德,美德没有错。



我选择糊涂,不是我真的糊涂。面对误解委屈和不公正,只是不愿计较,从而大度应对,难得糊涂,笑看世态。



我选择真诚,我有话就直说因为我明白,违心奉承是应付,忠言逆耳是负责。



我选择饶恕,不是我没原则。因为我明白,得饶人时且饶人,不能把事做绝了。



我重情义,不是我太执着。因为我总是想着与朋友们相处的美好时光,割舍不了那份难得的缘分和情谊,不应该掩饰内心的情感,我明白欺骗没有好下场,背叛没有好结果。 


分享此文一切功德,皆悉回向给文章原作者及众读者.

文章视频音频转载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权告知删!





圣贤教育

是教育的灵魂,没有爱就没有教育。好老师要用爱培育爱、激发爱、传播爱。

孝行天下孝道中华孝道歌词中华孝道孝道故事中华孝道歌词中华孝道


弘扬传统文化,传播中华孝道,

广结天下善缘,助力全球华人!



◎上善若水,与爱同在 




发心弘扬传统文化

遵循古圣先贤的教导

"孝行天下孝道中华孝道歌词中华孝道孝道故事中华孝道歌词中华孝道"


希望更多的人能通过本平台学习传统文化,从而提高家庭、婚姻、做人处事、幸福指数。通过互联网的力量传播,帮助13亿中华儿女学习圣贤教育;感恩您加入传统文化学习平台,从今天开始与平台同学共进步吧!


[  向 左 滑 动 等 惊 喜  ]

百善孝为先,孝为百善之首

当你的孝心开了,百善自然就来了

欢迎您关注优质学习平台

尊敬的仁者:

关注公众号可以学习传统文化,学好弟子规做好中国人,把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发扬光大!践行孝道,帮助您家庭幸福,夫妻甜甜蜜蜜,孩子健康成长。您若想了解网站上更多课程节目,敬请点击下面的 观看全集《圣贤教育改变命运》


孝行天下孝道中华孝道歌词中华孝道孝道故事中华孝道歌词中华孝道

声明:部分文章来自于网友投稿或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核实删除

文章标题:不管有没有人欠你钱不还,都把这个放到圈子里!发布于2021-10-20 22:03:05

相关推荐